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正文 第3499章 蹭吃酒席
    这蛟龙的精气火焰,犹如滚油,遇水不灭,炽热非常。

    尤其是九条蛟龙同时吐火,把宋玉婵两人的四面八方几乎完全封锁。

    在这种火焰里,真仙都不好脱身。

    于秀英惊慌直叫,“我帮你挡住火焰,咱们马上退走。这九天蛟龙,可不是好招惹的。”

    宋玉婵淡笑,“放心,我还想试试这八十一条蛟龙火焰的厉害呢!”

    她四周裹着青光,带着于秀英往阵法里继续闯了进去。

    九条蛟龙火焰燃烧的虚空都有些变形,但是于秀英却丝毫都感觉不到。

    她跟着宋玉婵走到了阵中,又有九条蛟龙加入了进来。

    十八道火焰同时卷下,烧的虚空都跟着炸裂起来,发出一阵噗,噗,噗的闷响。

    但是在青光的守护下,这方世界好像被隔绝了一样。

    宋玉婵对着其他蛟龙一声轻喝,“一起来吧!”

    八十一条蛟龙好像被她羞辱一样,一条条发出了怒吼,如她所愿,一同冲着她喷出了怒火。

    八十一道火焰汇聚在一起,好像在宋玉婵她们的周围形成了一片火海。

    炽热的温度,将这方空域燃烧的都彻底扭曲变形,形成了一片黑色状的粉碎虚空。

    这破裂的虚空法则,撕裂吞噬一切。

    如此密集的火焰,即便是金仙也要避让。

    “就是这样!”

    宋玉婵的头顶,一朵青莲绽放出来。

    这青莲上面有一道粉色荷花,荷花同时跟着绽放,在里面形成了一片云海似的旋转地带,仿佛一方混沌宇宙在里面演化。

    八十一条蛟龙火焰,同时被这混沌宇宙往里面吞噬了进去。

    这云海状的旋涡仿佛能吞噬一切的能量,火焰呼,呼,呼地进入里面,把这灰蒙蒙的雾团一下都烧成了红色状。

    这雾团里面噗,噗,噗闷响,让这火焰随之跟着旋转。

    炽热的焰火随即被不断消化,很快竟然被这灰蒙蒙的云团熔炼进了里面。

    于秀英惊讶的目瞪口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逆天的法宝。

    八十一道蛟龙吐了半天火焰,对宋玉婵她们没有任何的影响,反倒让这云团多了一丝别样的光彩,仿佛是大雨浇筑的庄稼一样。

    这些蛟龙不是傻子,知道宋玉婵在下面吞噬它们的能量。

    它们一声声干嚎,最后全部收了火焰,不再浪费这些能量。

    炽热的温度,瞬间平息。

    宋玉婵冲着它们不满的嚷嚷道,“你们怎么不吐火了?这大门不用收了吗?工作态度也太差了吧?”

    蛟龙们翻了个白眼,一个个郁闷的吐血。

    还有人求他们吐火的,这也忒不把它们放在眼里了。

    没办法,打又打不过。

    它们脑袋朝天,纷纷闭上了眼睛,干脆装作没有听见。

    宋玉婵失望的收起了混沌青莲,里面因为加入了蛟龙精火,显然让混沌之气越发的浓郁。

    要知道,在其他地方凑够八十一条蛟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于秀英干笑着,拉着宋玉婵赶紧从这里走出去。

    里面的鲨鱼大将惊讶的目瞪口呆,没想到这盘龙大阵竟然没有烧死宋玉婵两个,连这守门的蛟龙都被欺负的没有话可说。

    &nbs...

    sp;  眼见这个煞星过来,鲨鱼大将军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本来就是来龙王爷这里混饭吃的,要是跟着煞星拼杀伤了自己性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它急忙缩小了身形,神色一下变得谦和起来,与宋玉婵恭维道,“大仙恕罪,小的瞎了眼睛,刚才冲撞了大仙,还请大仙千万不要与小的一般见识啊!

    于秀英见到它变化的神色,心里轻叹,这修真界,到底是实力为尊。

    宋玉婵只是露了一手,这鲨鱼精便马上夹起了尾巴。

    “现在我们可以去见龙王了吗?”

    宋玉婵面露微笑,并不与鲨鱼精计较。

    白鲨大将犹豫道,“现在怕是不方便,龙王正在招待覆海大圣一群人。大仙去了,龙王也没时间招呼啊!”

    宋玉婵问它道,“设宴了吗?”

    “当然!”

    白鲨大将傲气道,“咱龙宫的宴席那可是三界有名的豪华,各种海鲜都能吃到。”

    宋玉婵嘴馋道,“听说老龙王这里的美酒多的是,只是没有喝过一次。你带我们过去,找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不会有人发现的。”

    “这个?”

    白鲨大将犹豫了下。

    宋玉婵道,“你不帮忙也行,我们自己过去。”

    “别啊!”

    白鲨大将怕她惹出什么麻烦,马上招呼道,“小的马上带你过去,咱可说好了,由大仙所说,只在后面吃个酒。等送走了覆海大圣,小的再帮大仙引见给龙王。”

    “这个没问题!”

    宋玉婵痛快答应,一副听话的模样。

    白鲨大将松了口气,带着宋玉婵两人进了龙宫。

    这里面用漂亮的五色珊瑚礁堆砌了一座座假山,走在路上像是走在花丛里,非常的漂亮。

    宋玉婵两个都是第一次来,看到这些海底龙宫的奇花异景还感觉挺稀奇。

    在白鲨大将军的安排下,由蚌精丫鬟偷偷在后面安排了一个席位,招呼着两人在这席位上坐了下俩。

    这里果然坐了不少客人,正在与龙王不断攀谈。

    这些客人全都是妖族,有陆地的,有海底的。

    坐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同样生着龙头鹿角,一身黑鳞,外皮铠甲,狰狞丑陋,浑身杀气十足。

    他和龙王有说有笑,不是推杯换盏。

    于秀英远远瞧着这黑鳞龙王道,“这位就是覆海大圣吧?”

    宋玉婵点头道,“看样子是,一条黑鳞蛟龙!”

    于秀英道,“听说这覆海大圣可是齐天大圣的结拜兄弟?”

    宋玉婵尝了口龙王的酒,眯眼笑道,“泛泛之交而已,当初齐天大圣大脑天空,被如来压在五指山下。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兄弟去帮他。他过火焰山之时,他那个大哥牛魔王,倒是还摆了他一道。这些兄弟,对不起大圣。”

    “还真是!”

    于秀英点着脑袋,想想也觉得这些妖族不够意思。

    这时候,对面有个妩媚的女子眼睛像是毒蛇一样,紧盯着两人,突然发难道,“这两位妹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

    宋玉婵饮酒淡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见过我们?”

    “你!”

    女妖眉头一紧,气的直叫,“好大的口气,敢对老娘如此无礼?”

    sp;  眼见这个煞星过来,鲨鱼大将军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本来就是来龙王爷这里混饭吃的,要是跟着煞星拼杀伤了自己性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它急忙缩小了身形,神色一下变得谦和起来,与宋玉婵恭维道,“大仙恕罪,小的瞎了眼睛,刚才冲撞了大仙,还请大仙千万不要与小的一般见识啊!

    于秀英见到它变化的神色,心里轻叹,这修真界,到底是实力为尊。

    宋玉婵只是露了一手,这鲨鱼精便马上夹起了尾巴。

    “现在我们可以去见龙王了吗?”

    宋玉婵面露微笑,并不与鲨鱼精计较。

    白鲨大将犹豫道,“现在怕是不方便,龙王正在招待覆海大圣一群人。大仙去了,龙王也没时间招呼啊!”

    宋玉婵问它道,“设宴了吗?”

    “当然!”

    白鲨大将傲气道,“咱龙宫的宴席那可是三界有名的豪华,各种海鲜都能吃到。”

    宋玉婵嘴馋道,“听说老龙王这里的美酒多的是,只是没有喝过一次。你带我们过去,找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不会有人发现的。”

    “这个?”

    白鲨大将犹豫了下。

    宋玉婵道,“你不帮忙也行,我们自己过去。”

    “别啊!”

    白鲨大将怕她惹出什么麻烦,马上招呼道,“小的马上带你过去,咱可说好了,由大仙所说,只在后面吃个酒。等送走了覆海大圣,小的再帮大仙引见给龙王。”

    “这个没问题!”

    宋玉婵痛快答应,一副听话的模样。

    白鲨大将松了口气,带着宋玉婵两人进了龙宫。

    这里面用漂亮的五色珊瑚礁堆砌了一座座假山,走在路上像是走在花丛里,非常的漂亮。

    宋玉婵两个都是第一次来,看到这些海底龙宫的奇花异景还感觉挺稀奇。

    在白鲨大将军的安排下,由蚌精丫鬟偷偷在后面安排了一个席位,招呼着两人在这席位上坐了下俩。

    这里果然坐了不少客人,正在与龙王不断攀谈。

    这些客人全都是妖族,有陆地的,有海底的。

    坐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同样生着龙头鹿角,一身黑鳞,外皮铠甲,狰狞丑陋,浑身杀气十足。

    他和龙王有说有笑,不是推杯换盏。

    于秀英远远瞧着这黑鳞龙王道,“这位就是覆海大圣吧?”

    宋玉婵点头道,“看样子是,一条黑鳞蛟龙!”

    于秀英道,“听说这覆海大圣可是齐天大圣的结拜兄弟?”

    宋玉婵尝了口龙王的酒,眯眼笑道,“泛泛之交而已,当初齐天大圣大脑天空,被如来压在五指山下。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兄弟去帮他。他过火焰山之时,他那个大哥牛魔王,倒是还摆了他一道。这些兄弟,对不起大圣。”

    “还真是!”

    于秀英点着脑袋,想想也觉得这些妖族不够意思。

    这时候,对面有个妩媚的女子眼睛像是毒蛇一样,紧盯着两人,突然发难道,“这两位妹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

    宋玉婵饮酒淡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见过我们?”

    “你!”

    女妖眉头一紧,气的直叫,“好大的口气,敢对老娘如此无礼?”

    sp;  眼见这个煞星过来,鲨鱼大将军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本来就是来龙王爷这里混饭吃的,要是跟着煞星拼杀伤了自己性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它急忙缩小了身形,神色一下变得谦和起来,与宋玉婵恭维道,“大仙恕罪,小的瞎了眼睛,刚才冲撞了大仙,还请大仙千万不要与小的一般见识啊!

    于秀英见到它变化的神色,心里轻叹,这修真界,到底是实力为尊。

    宋玉婵只是露了一手,这鲨鱼精便马上夹起了尾巴。

    “现在我们可以去见龙王了吗?”

    宋玉婵面露微笑,并不与鲨鱼精计较。

    白鲨大将犹豫道,“现在怕是不方便,龙王正在招待覆海大圣一群人。大仙去了,龙王也没时间招呼啊!”

    宋玉婵问它道,“设宴了吗?”

    “当然!”

    白鲨大将傲气道,“咱龙宫的宴席那可是三界有名的豪华,各种海鲜都能吃到。”

    宋玉婵嘴馋道,“听说老龙王这里的美酒多的是,只是没有喝过一次。你带我们过去,找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不会有人发现的。”

    “这个?”

    白鲨大将犹豫了下。

    宋玉婵道,“你不帮忙也行,我们自己过去。”

    “别啊!”

    白鲨大将怕她惹出什么麻烦,马上招呼道,“小的马上带你过去,咱可说好了,由大仙所说,只在后面吃个酒。等送走了覆海大圣,小的再帮大仙引见给龙王。”

    “这个没问题!”

    宋玉婵痛快答应,一副听话的模样。

    白鲨大将松了口气,带着宋玉婵两人进了龙宫。

    这里面用漂亮的五色珊瑚礁堆砌了一座座假山,走在路上像是走在花丛里,非常的漂亮。

    宋玉婵两个都是第一次来,看到这些海底龙宫的奇花异景还感觉挺稀奇。

    在白鲨大将军的安排下,由蚌精丫鬟偷偷在后面安排了一个席位,招呼着两人在这席位上坐了下俩。

    这里果然坐了不少客人,正在与龙王不断攀谈。

    这些客人全都是妖族,有陆地的,有海底的。

    坐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同样生着龙头鹿角,一身黑鳞,外皮铠甲,狰狞丑陋,浑身杀气十足。

    他和龙王有说有笑,不是推杯换盏。

    于秀英远远瞧着这黑鳞龙王道,“这位就是覆海大圣吧?”

    宋玉婵点头道,“看样子是,一条黑鳞蛟龙!”

    于秀英道,“听说这覆海大圣可是齐天大圣的结拜兄弟?”

    宋玉婵尝了口龙王的酒,眯眼笑道,“泛泛之交而已,当初齐天大圣大脑天空,被如来压在五指山下。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兄弟去帮他。他过火焰山之时,他那个大哥牛魔王,倒是还摆了他一道。这些兄弟,对不起大圣。”

    “还真是!”

    于秀英点着脑袋,想想也觉得这些妖族不够意思。

    这时候,对面有个妩媚的女子眼睛像是毒蛇一样,紧盯着两人,突然发难道,“这两位妹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

    宋玉婵饮酒淡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见过我们?”

    “你!”

    女妖眉头一紧,气的直叫,“好大的口气,敢对老娘如此无礼?”

    sp;  眼见这个煞星过来,鲨鱼大将军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本来就是来龙王爷这里混饭吃的,要是跟着煞星拼杀伤了自己性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它急忙缩小了身形,神色一下变得谦和起来,与宋玉婵恭维道,“大仙恕罪,小的瞎了眼睛,刚才冲撞了大仙,还请大仙千万不要与小的一般见识啊!

    于秀英见到它变化的神色,心里轻叹,这修真界,到底是实力为尊。

    宋玉婵只是露了一手,这鲨鱼精便马上夹起了尾巴。

    “现在我们可以去见龙王了吗?”

    宋玉婵面露微笑,并不与鲨鱼精计较。

    白鲨大将犹豫道,“现在怕是不方便,龙王正在招待覆海大圣一群人。大仙去了,龙王也没时间招呼啊!”

    宋玉婵问它道,“设宴了吗?”

    “当然!”

    白鲨大将傲气道,“咱龙宫的宴席那可是三界有名的豪华,各种海鲜都能吃到。”

    宋玉婵嘴馋道,“听说老龙王这里的美酒多的是,只是没有喝过一次。你带我们过去,找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不会有人发现的。”

    “这个?”

    白鲨大将犹豫了下。

    宋玉婵道,“你不帮忙也行,我们自己过去。”

    “别啊!”

    白鲨大将怕她惹出什么麻烦,马上招呼道,“小的马上带你过去,咱可说好了,由大仙所说,只在后面吃个酒。等送走了覆海大圣,小的再帮大仙引见给龙王。”

    “这个没问题!”

    宋玉婵痛快答应,一副听话的模样。

    白鲨大将松了口气,带着宋玉婵两人进了龙宫。

    这里面用漂亮的五色珊瑚礁堆砌了一座座假山,走在路上像是走在花丛里,非常的漂亮。

    宋玉婵两个都是第一次来,看到这些海底龙宫的奇花异景还感觉挺稀奇。

    在白鲨大将军的安排下,由蚌精丫鬟偷偷在后面安排了一个席位,招呼着两人在这席位上坐了下俩。

    这里果然坐了不少客人,正在与龙王不断攀谈。

    这些客人全都是妖族,有陆地的,有海底的。

    坐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同样生着龙头鹿角,一身黑鳞,外皮铠甲,狰狞丑陋,浑身杀气十足。

    他和龙王有说有笑,不是推杯换盏。

    于秀英远远瞧着这黑鳞龙王道,“这位就是覆海大圣吧?”

    宋玉婵点头道,“看样子是,一条黑鳞蛟龙!”

    于秀英道,“听说这覆海大圣可是齐天大圣的结拜兄弟?”

    宋玉婵尝了口龙王的酒,眯眼笑道,“泛泛之交而已,当初齐天大圣大脑天空,被如来压在五指山下。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兄弟去帮他。他过火焰山之时,他那个大哥牛魔王,倒是还摆了他一道。这些兄弟,对不起大圣。”

    “还真是!”

    于秀英点着脑袋,想想也觉得这些妖族不够意思。

    这时候,对面有个妩媚的女子眼睛像是毒蛇一样,紧盯着两人,突然发难道,“这两位妹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

    宋玉婵饮酒淡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见过我们?”

    “你!”

    女妖眉头一紧,气的直叫,“好大的口气,敢对老娘如此无礼?”

    sp;  眼见这个煞星过来,鲨鱼大将军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本来就是来龙王爷这里混饭吃的,要是跟着煞星拼杀伤了自己性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它急忙缩小了身形,神色一下变得谦和起来,与宋玉婵恭维道,“大仙恕罪,小的瞎了眼睛,刚才冲撞了大仙,还请大仙千万不要与小的一般见识啊!

    于秀英见到它变化的神色,心里轻叹,这修真界,到底是实力为尊。

    宋玉婵只是露了一手,这鲨鱼精便马上夹起了尾巴。

    “现在我们可以去见龙王了吗?”

    宋玉婵面露微笑,并不与鲨鱼精计较。

    白鲨大将犹豫道,“现在怕是不方便,龙王正在招待覆海大圣一群人。大仙去了,龙王也没时间招呼啊!”

    宋玉婵问它道,“设宴了吗?”

    “当然!”

    白鲨大将傲气道,“咱龙宫的宴席那可是三界有名的豪华,各种海鲜都能吃到。”

    宋玉婵嘴馋道,“听说老龙王这里的美酒多的是,只是没有喝过一次。你带我们过去,找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不会有人发现的。”

    “这个?”

    白鲨大将犹豫了下。

    宋玉婵道,“你不帮忙也行,我们自己过去。”

    “别啊!”

    白鲨大将怕她惹出什么麻烦,马上招呼道,“小的马上带你过去,咱可说好了,由大仙所说,只在后面吃个酒。等送走了覆海大圣,小的再帮大仙引见给龙王。”

    “这个没问题!”

    宋玉婵痛快答应,一副听话的模样。

    白鲨大将松了口气,带着宋玉婵两人进了龙宫。

    这里面用漂亮的五色珊瑚礁堆砌了一座座假山,走在路上像是走在花丛里,非常的漂亮。

    宋玉婵两个都是第一次来,看到这些海底龙宫的奇花异景还感觉挺稀奇。

    在白鲨大将军的安排下,由蚌精丫鬟偷偷在后面安排了一个席位,招呼着两人在这席位上坐了下俩。

    这里果然坐了不少客人,正在与龙王不断攀谈。

    这些客人全都是妖族,有陆地的,有海底的。

    坐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同样生着龙头鹿角,一身黑鳞,外皮铠甲,狰狞丑陋,浑身杀气十足。

    他和龙王有说有笑,不是推杯换盏。

    于秀英远远瞧着这黑鳞龙王道,“这位就是覆海大圣吧?”

    宋玉婵点头道,“看样子是,一条黑鳞蛟龙!”

    于秀英道,“听说这覆海大圣可是齐天大圣的结拜兄弟?”

    宋玉婵尝了口龙王的酒,眯眼笑道,“泛泛之交而已,当初齐天大圣大脑天空,被如来压在五指山下。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兄弟去帮他。他过火焰山之时,他那个大哥牛魔王,倒是还摆了他一道。这些兄弟,对不起大圣。”

    “还真是!”

    于秀英点着脑袋,想想也觉得这些妖族不够意思。

    这时候,对面有个妩媚的女子眼睛像是毒蛇一样,紧盯着两人,突然发难道,“这两位妹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

    宋玉婵饮酒淡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见过我们?”

    “你!”

    女妖眉头一紧,气的直叫,“好大的口气,敢对老娘如此无礼?”

    sp;  眼见这个煞星过来,鲨鱼大将军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本来就是来龙王爷这里混饭吃的,要是跟着煞星拼杀伤了自己性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它急忙缩小了身形,神色一下变得谦和起来,与宋玉婵恭维道,“大仙恕罪,小的瞎了眼睛,刚才冲撞了大仙,还请大仙千万不要与小的一般见识啊!

    于秀英见到它变化的神色,心里轻叹,这修真界,到底是实力为尊。

    宋玉婵只是露了一手,这鲨鱼精便马上夹起了尾巴。

    “现在我们可以去见龙王了吗?”

    宋玉婵面露微笑,并不与鲨鱼精计较。

    白鲨大将犹豫道,“现在怕是不方便,龙王正在招待覆海大圣一群人。大仙去了,龙王也没时间招呼啊!”

    宋玉婵问它道,“设宴了吗?”

    “当然!”

    白鲨大将傲气道,“咱龙宫的宴席那可是三界有名的豪华,各种海鲜都能吃到。”

    宋玉婵嘴馋道,“听说老龙王这里的美酒多的是,只是没有喝过一次。你带我们过去,找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不会有人发现的。”

    “这个?”

    白鲨大将犹豫了下。

    宋玉婵道,“你不帮忙也行,我们自己过去。”

    “别啊!”

    白鲨大将怕她惹出什么麻烦,马上招呼道,“小的马上带你过去,咱可说好了,由大仙所说,只在后面吃个酒。等送走了覆海大圣,小的再帮大仙引见给龙王。”

    “这个没问题!”

    宋玉婵痛快答应,一副听话的模样。

    白鲨大将松了口气,带着宋玉婵两人进了龙宫。

    这里面用漂亮的五色珊瑚礁堆砌了一座座假山,走在路上像是走在花丛里,非常的漂亮。

    宋玉婵两个都是第一次来,看到这些海底龙宫的奇花异景还感觉挺稀奇。

    在白鲨大将军的安排下,由蚌精丫鬟偷偷在后面安排了一个席位,招呼着两人在这席位上坐了下俩。

    这里果然坐了不少客人,正在与龙王不断攀谈。

    这些客人全都是妖族,有陆地的,有海底的。

    坐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同样生着龙头鹿角,一身黑鳞,外皮铠甲,狰狞丑陋,浑身杀气十足。

    他和龙王有说有笑,不是推杯换盏。

    于秀英远远瞧着这黑鳞龙王道,“这位就是覆海大圣吧?”

    宋玉婵点头道,“看样子是,一条黑鳞蛟龙!”

    于秀英道,“听说这覆海大圣可是齐天大圣的结拜兄弟?”

    宋玉婵尝了口龙王的酒,眯眼笑道,“泛泛之交而已,当初齐天大圣大脑天空,被如来压在五指山下。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兄弟去帮他。他过火焰山之时,他那个大哥牛魔王,倒是还摆了他一道。这些兄弟,对不起大圣。”

    “还真是!”

    于秀英点着脑袋,想想也觉得这些妖族不够意思。

    这时候,对面有个妩媚的女子眼睛像是毒蛇一样,紧盯着两人,突然发难道,“这两位妹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

    宋玉婵饮酒淡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见过我们?”

    “你!”

    女妖眉头一紧,气的直叫,“好大的口气,敢对老娘如此无礼?”

    sp;  眼见这个煞星过来,鲨鱼大将军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本来就是来龙王爷这里混饭吃的,要是跟着煞星拼杀伤了自己性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它急忙缩小了身形,神色一下变得谦和起来,与宋玉婵恭维道,“大仙恕罪,小的瞎了眼睛,刚才冲撞了大仙,还请大仙千万不要与小的一般见识啊!

    于秀英见到它变化的神色,心里轻叹,这修真界,到底是实力为尊。

    宋玉婵只是露了一手,这鲨鱼精便马上夹起了尾巴。

    “现在我们可以去见龙王了吗?”

    宋玉婵面露微笑,并不与鲨鱼精计较。

    白鲨大将犹豫道,“现在怕是不方便,龙王正在招待覆海大圣一群人。大仙去了,龙王也没时间招呼啊!”

    宋玉婵问它道,“设宴了吗?”

    “当然!”

    白鲨大将傲气道,“咱龙宫的宴席那可是三界有名的豪华,各种海鲜都能吃到。”

    宋玉婵嘴馋道,“听说老龙王这里的美酒多的是,只是没有喝过一次。你带我们过去,找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不会有人发现的。”

    “这个?”

    白鲨大将犹豫了下。

    宋玉婵道,“你不帮忙也行,我们自己过去。”

    “别啊!”

    白鲨大将怕她惹出什么麻烦,马上招呼道,“小的马上带你过去,咱可说好了,由大仙所说,只在后面吃个酒。等送走了覆海大圣,小的再帮大仙引见给龙王。”

    “这个没问题!”

    宋玉婵痛快答应,一副听话的模样。

    白鲨大将松了口气,带着宋玉婵两人进了龙宫。

    这里面用漂亮的五色珊瑚礁堆砌了一座座假山,走在路上像是走在花丛里,非常的漂亮。

    宋玉婵两个都是第一次来,看到这些海底龙宫的奇花异景还感觉挺稀奇。

    在白鲨大将军的安排下,由蚌精丫鬟偷偷在后面安排了一个席位,招呼着两人在这席位上坐了下俩。

    这里果然坐了不少客人,正在与龙王不断攀谈。

    这些客人全都是妖族,有陆地的,有海底的。

    坐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同样生着龙头鹿角,一身黑鳞,外皮铠甲,狰狞丑陋,浑身杀气十足。

    他和龙王有说有笑,不是推杯换盏。

    于秀英远远瞧着这黑鳞龙王道,“这位就是覆海大圣吧?”

    宋玉婵点头道,“看样子是,一条黑鳞蛟龙!”

    于秀英道,“听说这覆海大圣可是齐天大圣的结拜兄弟?”

    宋玉婵尝了口龙王的酒,眯眼笑道,“泛泛之交而已,当初齐天大圣大脑天空,被如来压在五指山下。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兄弟去帮他。他过火焰山之时,他那个大哥牛魔王,倒是还摆了他一道。这些兄弟,对不起大圣。”

    “还真是!”

    于秀英点着脑袋,想想也觉得这些妖族不够意思。

    这时候,对面有个妩媚的女子眼睛像是毒蛇一样,紧盯着两人,突然发难道,“这两位妹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

    宋玉婵饮酒淡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见过我们?”

    “你!”

    女妖眉头一紧,气的直叫,“好大的口气,敢对老娘如此无礼?”

    sp;  眼见这个煞星过来,鲨鱼大将军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本来就是来龙王爷这里混饭吃的,要是跟着煞星拼杀伤了自己性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它急忙缩小了身形,神色一下变得谦和起来,与宋玉婵恭维道,“大仙恕罪,小的瞎了眼睛,刚才冲撞了大仙,还请大仙千万不要与小的一般见识啊!

    于秀英见到它变化的神色,心里轻叹,这修真界,到底是实力为尊。

    宋玉婵只是露了一手,这鲨鱼精便马上夹起了尾巴。

    “现在我们可以去见龙王了吗?”

    宋玉婵面露微笑,并不与鲨鱼精计较。

    白鲨大将犹豫道,“现在怕是不方便,龙王正在招待覆海大圣一群人。大仙去了,龙王也没时间招呼啊!”

    宋玉婵问它道,“设宴了吗?”

    “当然!”

    白鲨大将傲气道,“咱龙宫的宴席那可是三界有名的豪华,各种海鲜都能吃到。”

    宋玉婵嘴馋道,“听说老龙王这里的美酒多的是,只是没有喝过一次。你带我们过去,找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不会有人发现的。”

    “这个?”

    白鲨大将犹豫了下。

    宋玉婵道,“你不帮忙也行,我们自己过去。”

    “别啊!”

    白鲨大将怕她惹出什么麻烦,马上招呼道,“小的马上带你过去,咱可说好了,由大仙所说,只在后面吃个酒。等送走了覆海大圣,小的再帮大仙引见给龙王。”

    “这个没问题!”

    宋玉婵痛快答应,一副听话的模样。

    白鲨大将松了口气,带着宋玉婵两人进了龙宫。

    这里面用漂亮的五色珊瑚礁堆砌了一座座假山,走在路上像是走在花丛里,非常的漂亮。

    宋玉婵两个都是第一次来,看到这些海底龙宫的奇花异景还感觉挺稀奇。

    在白鲨大将军的安排下,由蚌精丫鬟偷偷在后面安排了一个席位,招呼着两人在这席位上坐了下俩。

    这里果然坐了不少客人,正在与龙王不断攀谈。

    这些客人全都是妖族,有陆地的,有海底的。

    坐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同样生着龙头鹿角,一身黑鳞,外皮铠甲,狰狞丑陋,浑身杀气十足。

    他和龙王有说有笑,不是推杯换盏。

    于秀英远远瞧着这黑鳞龙王道,“这位就是覆海大圣吧?”

    宋玉婵点头道,“看样子是,一条黑鳞蛟龙!”

    于秀英道,“听说这覆海大圣可是齐天大圣的结拜兄弟?”

    宋玉婵尝了口龙王的酒,眯眼笑道,“泛泛之交而已,当初齐天大圣大脑天空,被如来压在五指山下。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兄弟去帮他。他过火焰山之时,他那个大哥牛魔王,倒是还摆了他一道。这些兄弟,对不起大圣。”

    “还真是!”

    于秀英点着脑袋,想想也觉得这些妖族不够意思。

    这时候,对面有个妩媚的女子眼睛像是毒蛇一样,紧盯着两人,突然发难道,“这两位妹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

    宋玉婵饮酒淡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见过我们?”

    “你!”

    女妖眉头一紧,气的直叫,“好大的口气,敢对老娘如此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