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好岳父 正文 第八百六十四章 思想变化,知晓
0     唯一让舒安有一些欣慰的事情,就是自己已经改变了太多的东西。

    就拿高句丽来说,错过了之前的机会,之后李世民连续几年征战高句丽。

    甚至自己死不瞑目都没有打下来,历史之上还是李治打下来的。

    当然这其实还是李世民的功劳,毕竟若是没有李世民发展大唐的话。

    加上之前数次消耗高句丽士卒,那么李治想要拿下高句丽自然是没有可能。

    若是论起国力恢复能力的话,那么高句丽给他多一倍时间都赶不上大唐。

    现在的话高句丽解决了的话,大唐能够发展的地方就太多了。

    百济新罗这一些的话,未尝不是不能拿下,除此之外还有扶桑了。

    原本就被大唐渗透差不多了,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压力。

    只要大唐的旗帜一到的话,那么扶桑基本上都会被收入唐土之中。

    “不过世民应该会选择继续向西南吧。”

    舒安默默想道,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中南半岛旁边就是印度了。

    印度有什么的话,李世民已经从他这里了解过了,那么就是无数的财富。

    至于禅教起源地之类的话,李世民丝毫没有一点在意。

    在后世十九世纪的时候,有一句话是印度是大英帝国王冠上的宝石。

    那么现在的话同样可以成为大唐王冠之上宝石。

    而且殖民理论的话,舒安同样有教导过李世民,这理论话不过是比现在奴仆更为残酷一些。

    但是无疑是最符合现状的,要知晓后世欧洲如何成为整个世界中心。

    那么一开始依靠就是黑奴贸易了,当然这里面话,肯定会有一些道德谴责在里面。

    只不过强者的话哪里会理会弱者的谣言!

    大唐要是能够发展起来的话,那么比起其他都重要。

    更何况现在的话,只要不是华夏人,都被称为异族,奴役异族的话,更是没有丝毫压力。

    至少李世民面色之上丝毫没有负罪感,反而双眸十分兴奋。

    对于印度的兴趣那是飞快往上涨,现在的话就差动刀戈了。

    李世民无疑观念之上已经转变,没有之前的束缚。

    只有利益才是最真实的,手中有钱财的感觉和没有是不一样了。

    可以说舒安将其引导上一条不归路,好在李世民可从来不畏惧战争。

    现在的话,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那么李世民甚至整个世界都敢开战。

    当然这离不开了舒安对于李世民灌输的概念了。

    事实之上不仅仅是李世民,在书院之中舒安同样掺杂了一些自己思想进去。

    儒学的比重可是下降了不少,当然舒安不至于站出来反对孔子之类的。

    他还没有孔子这一种影响力,不过他相信书院走出的每一位学生都是不一样的。

    至少不会成为孔颖达那般的人,恪守儒学一些看起来腐朽的东西。

    ......

    在舒安思绪的时候,辽东的话,李泰同样松了一口气。

    那一日的话,高句丽王城被破,加上之前扰乱,可以说这是必胜的一战。

    自从那一日之后,高句丽大势已去了,剩下不过是时间问题了。

    而诸位国公则是将这件事情交给了他,收复接下来高句丽的地盘。

    这件事情话算是轻而易举了,唯一让李泰有一些无奈,就是花费时间有点长。

    来到辽东的话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李泰十分怀念长安的生活。

    “早知晓当初应该反抗一些父皇。”

    李泰默默想道,要知晓他可是迫不及待想要享受长安的生活了。

    在军中的话,李泰自然不会搞特殊了,这一点常识还是有的。

    但长时间的话,哪怕是李泰都感觉嘴巴有一些淡了。

    还好这样的日子应该快结束了,这应该似乎高句丽最后一座的小城了。

    并没有多少抵挡,顺利的拿下了。

    若是能够有一条生机的话,那么谁会选择死亡。

    半个月的时间!

    李泰终于重新返回了辽西城,面色不由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因为若是他猜得没有错的话,很快诸多国公将和他回到长安。

    顺便押送高句丽诸多贵族回到长安献虏。

    不过一回到城中话,李泰就被李靖这一位大总管喊去了。

    “殿下,这是之前长安发生的一些事情。”

    “不过因为辽东之战关系,所以我等先拦截下来了。”

    “现在的话,同样该让您知晓了。”

    李靖眼眸闪烁看向李泰出声说道,并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了。

    现在高句丽的战争已经落幕了,哪怕四皇子心态不稳定同样没有关系了。

    当然李靖对于四皇子的话可是十分支持,因为他知晓陛下还有不少的计划。

    其中都是关于战争的,不过李靖知晓自身等几位老将,已经老迈了。

    想要出征的话,那么就很难了,除非他们真的不要命了。

    所以接下来就要交给年轻人了,而李泰虽然之前没有争夺之心。

    但若是说起才华和智慧之上,李靖仿佛看到年轻时候的陛下。

    “长安发生什么事情么?!”

    李泰眉头不由微微一皱道,内心突然有了一种不祥预感。

    毕竟只有不好的事情才会不让这一些国公影响自己。

    不过李泰很快将长安传来信息的这一些纸张那起来看,很快瞳眸微微一缩。

    “这怎么可能?!”

    李泰有一些不敢置信呢喃道,大哥竟然选择了谋逆。

    而且最后还被父皇查找了出来,这消息的话对于李泰来说就是震惊了。

    相反的话李佑的谋反李泰倒是没有那么多感触了。

    谁让李承乾和他小时候关系十分不错,因为李泰没有参与皇权竞争。

    所以这一份情谊一直被李泰记载心底,现在的话更多是复杂了。

    哪怕是他都没有想到,自己离开长安之后,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难怪之前诸位国公会将消息先拦截下来。

    “殿下,注意保重身体!”

    看到四皇子恍惚的样子,李靖眼眸深邃看了其一眼出声说道。

    随后则是离开了房间,仅仅留下了这一位四皇子,因为他相信,这一位四皇子很快会恢复过来。

    当然内心免不了感叹,皇家之中还保留这一份情谊可是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