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好岳父 正文 第八百五十九章 国子监的动作
0     国子监的动作可不是一般大,可是吸引了整个长安的关注。

    因为国子监的话将会招收一些世家学生,只要要通过考核就可以。

    可以说比起之前的话,做出了不少的让步。

    除此之外的话,还学习了书院的月考制度。

    不过有趣的是,国子监自然不可能像书院分那么多学科了。

    毕竟算起来的话国子监算是儒家学堂了,教导内容基本都是围绕儒学来的。

    只有一些类似算术之类,对儒学没有影响,才出现在学堂上。

    总体而言的话,这一次改变对于一些世家子弟还是有不少的益处的。

    毕竟之前的话国子监对于世家并没有开放的。

    但现在竟然破例了,代表的意义可是不同。

    这件事情话孔颖达肯定不敢自己做主,所有肯定是李世民同意的。

    但是有趣的是,国子监似乎为了区分勋贵和世家之间区别,特意划分了两个院落。

    就是划分成为两院,可能是防止起冲突,毕竟两者可是互相看不上眼。

    除此之外的话,同样加进来的一些关于蹴鞠的课程,当做娱乐课程。

    显然是从书院之中借鉴模仿的来,外加上一些修改。

    然后就变成了国子监自己的了,对此的话,哪怕是苏大山等人面色都有一些气愤。

    若说对于国子监和书院之间争锋谁最在乎的话。

    国子监自然是孔颖达等人,书院便是苏大山这一些教导学生的老师了。

    事实之上两年之前舒安就有意将书院院长的职位交给苏大山。

    但苏大山可不傻,书院能够有现在的成就。

    不是靠着他苏大山的能力,也不是靠着其他老师的努力。

    唯一靠的是院长的名望,只要院长在的话,就算将他们都换了,书院依然有这样的成就。

    所以苏大山自然是不接受了,原本院长在书院出现的次数已经不多了。

    若是再去掉院长职位,那么出现的次数就更加少了。

    要知晓很多学生进入书院话,那么就是为了见上院长一面。

    要是院长换成他的话,那么还不是翻天了。

    就这样关于这一个问题的话,僵持到了现在。

    当然在书院的问题之上,苏大山甚至比起舒安还要激动和愤怒。

    不过苏大山能做的事情并不多,唯一能做的话,就是向舒安反应了。

    毕竟书院的话,想要反击国子监,唯独舒安有可能。

    至于其他手段的话,根本没有什么用。

    除非在等个十年时间,等待着书院那一些学生,在朝堂之上站稳脚跟。

    至少能够为书院说上话,才算是有反击的手段。

    现在的话除非是舒安出手,否则想要对国子监有什么影响很难。

    “大山,不用着急。”

    听到苏大山气愤的话语,舒安面色倒是风轻云淡出声说道。

    “院长,不得不着急,这一次可是将国子监压下去的好机会。”

    苏大山的声音继续响起,话语之中带着一丝渴望。

    “想要压下国子监是几乎没有可能的事情。”

    “我们这一位帝王怎么可能让国子监没落下去。”

    舒安倒是没有苏大山那么着急,反而慢慢出声说道。

    苏大山的话语根本是没有实现可能性,李世民的好胜心他还不知晓的。

    最好的东西,自己肯定是要有的。

    听到了院长话语,苏大山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有一些泄气了起来。

    因为院长说得对,陛下是不可能让国子监没落的。

    毕竟诸多皇子公主都是在国子监上课,就算没落的话,还能没落到哪里去。

    相反的话,书院可不能没有院长,若是没有院长的话,那么又要被国子监拉开了。

    “国子监改变就改变了。”

    “事实之上国子监的话更多还是治标不治本。”

    “更何况,一家独大的国子监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希望看到。”

    “若是没有竞争的话,那么人才的话从哪里来。”

    看到苏大山失魂落魄的模样,舒安不由继续出声说道。

    事实之上书院真正精髓则是这一些课程,不同种类带来的全面知识。

    这一点的话反而被国子监忽略了,所以舒安说治标不治本。

    所以说书院和国子监的差距依然还在,并不能因为改变就能缩小。

    随着舒安的安慰,苏大山倒是情绪之上好了不少。

    “不过这件事情倒是该做出一些反应。”

    “那么就请国子监捐助书院一些书籍吧。”

    舒安的声音继续响起,这件事情的话,自然总不能反手。

    而且在这个时代的话,模仿和抄袭的话,那么可是被人唾弃的。

    很明显国子监就是借助书院的模式,刚好让这一些人捐出一些书籍来。

    想必孔颖达这一些人是不会拒绝的。

    尽管舒安藏书不少,但可比不上这一些世家大族。

    虽然从很早开始,舒安便有抄写一些古代的文章,然而不可能每一本都抄写到。

    苏大山不由急忙点了点头,认同了院长的做法。

    事实之上他并不是要反击什么,主要是要院长这一个态度。

    “等会我会修书一封,直接送入宫廷。”

    舒安声音继续响起,并没有直接和国子监交流打算,这件事情还是要找李世民。

    苏大山的话终于安心离去了,而舒安并没有迟疑,马上写信封。

    倒是一旁的李秀宁将之前两人的话语都听在耳中,面色不由露出微笑神色。

    就是觉得很有意思,有一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难道你不在意书院么?”

    李秀宁自然不会忘记出声询问说道。

    若是国子监和书院选择的话,李秀宁肯定会选择书院。

    因为这是舒安的创立,原因就是这么简单,但是舒安看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所以倒是让李秀宁有一些好奇了,按理来说不应该。

    “书院的话,该学会自己成长。”

    “至于在意的话,其实也不是很在意。”

    “一开始的时候,不过是想给农庄的孩童识字读书的机会而已。”

    “倒是没有想到,后来加入的人越来越多了。”

    .....

    舒安的声音缓缓响起,算是回答者李秀宁的问题。

    当然这一些真心话只能说给李秀宁听,不能说给书院中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