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好岳父 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章 笑柄,蒙在鼓里
0     李世民知晓了之后,那代表着很快整个长安都知晓了。

    诸多人表情都是差不多的,因为这件事情不管怎嘛看都很可笑。

    “闹剧,这谋逆未免有一些可笑了。”

    “难道这是一场简单的游戏么?!”

    ......

    诸多人纷纷议论,唐朝可没有言论限制,更不用现在唐初。

    诸多世家都不畏惧大唐,士子的话那么言语更是自由了。

    历史之上说是唐代是最为开放的一个朝代,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当然这件事情还是闹剧成分多一些,所以嘲笑的人才会那么多。

    书院的舒安和李秀宁两人,面色之上同样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解决了。”

    李秀宁不由幽幽出声说道,原本以为这一次谋逆算是成功了,能够坚持久一些。

    或者说可能给大唐带来一些威胁,但是抱歉,这一些都没有。

    “原本李佑就不得人心。”

    舒安同样出声说道,对于历史之上如何记载李佑失败,他倒是忘记了。

    现在的话听说了话,自然有一些错愕,没有想到这么快。

    仔细想一想之后,就收起了惊讶,因为李佑的谋逆似乎十分仓促。

    可说就是一时冲动的决定,靠着自己的狐朋狗党就起事了。

    根本就没有做过什么样的功课,比如说拉拢士卒。

    然后拉起什么旗帜之类的,这一些都没有,若是能够成功话,那么才是奇怪。

    李秀宁点了点头,认同了舒安的说法。

    人心这一种东西说起来的话有一些玄妙,但换一个词,就是认可了。

    大唐已经有着二十多年历史了,加上这一些年百姓生活蒸蒸日上。

    没有人会选择跟随谋逆之类的,因为现在百姓都能够温饱了,自然不傻。

    现在的话能够竞争皇位又少了一位,无疑青雀的机会更多了。

    或者说有着七八十的可能,毕竟那一位二哥迟迟没有决定不就是在等待。

    “倒是不知晓辽东如何了?!”

    想到了这里之后,李秀宁不由出声说道。

    因为这一段时间事情不少的缘故,所以对于辽东话,都没有关注。

    当然主要是认为辽东是必胜之战,没有什么好关注的。

    “现在辽东的话,应该情况还不错吧。”

    舒安倒是判断说道,他倒是不担心辽东,主要就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辽东

    李泰身着甲胄独自带领一队人马,哪怕是他都不知晓为何这一些国公改变主意了。

    这可是一万的士卒,李泰既然带出来的话,那么自然要完整带回去。

    而且他任务同样比较简单,主要是攻略一些高句丽的小城而已。

    听到大唐大举进攻之后,原本内乱高句丽算是暂时联手了起来。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了,高句丽已经算不上是饿狼了,顶多就是一条恶犬吧。

    在这样情况之下,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压力。

    更何况高句丽那一些达官贵人的话,都是住在王城之中。

    首先要守护的自然是王城了,至于其他地方的话根本没有在意。

    或者说死活的话在贵族眼中不算什么,只要守住王城,一切都会回来的。

    所以李泰的话只要稳扎稳打的话,那么还是比较容易的。

    “据说高句丽的这里人参不错,倒是可以带一些回去。”

    李泰默默想道,要知晓这里的东西可是不错,自然是不能够浪费了。

    事实之上李泰不知晓的是,原本这一些国公并没有打算将他派上战场。

    但是因为收到了来自长安的消息,可以说局势瞬息万变,哪怕是这一些国公都有一些傻眼。

    不过幸好没有出什么事情,但这一些国公自然有些心思了。

    无疑现在这一位四皇子身份水涨船高了,诸多国公自然是心思玲珑之人。

    这种情况之下的话,那么自然要抬上一手了。

    而且关于长安的消息同样瞒着李泰,就怕因为出了什么变故。

    谁都不知晓这一位四皇子内心想法如何,之前对于皇位可是十分抗拒的。

    现在的话就有意思了,按照顺序的话,这一位四皇子变成了第一位继承人了。

    这个身份话,可以说占据了足够多的优势。

    而且这一些国公在诸多皇子之中,对于四皇子同样是最为认可的。

    毕竟无论是之前高昌,还是一向为人的话,这一位四皇子都是最佳的人选。

    加上现在的情况,四皇子可以说是当仁不让了。

    可惜的是李泰到现在还不知晓长安发生什么事情。

    或者等待着高句丽之战结束之后,对于他来说是一场惊喜。

    .....

    长安孔府之中,讨论了许久之后,似乎没有什么赶上书院的方法。

    一时间孔颖达都有一些火烧眉毛了起来,因为这件事情可是十分着急。

    若是没有什么举动的话,那么外边长安已经将国子监快要贬低下去了。

    事实之上的话因为国子监的对身份背景要求太高了。

    所以引起了诸多士子的不满,相反的话书院给了每一个人相同的机会。

    哪怕是寻常百姓,或者是小世家出身的士子,都有着进入书院机会。

    就算是自己没有选上,但是并不会抱怨什么。

    因为书院的话都是将成绩公开,包括其理由什么的。

    尽管这一项需要费很大的功夫,但一开始舒安就是这样制定的。

    舒安很清楚,公平的话这两个字不是一般的难,在后世的话同样如此。

    更不用说是这个时代了,但舒安还是想要给出一定的公平。

    正是如此,这一些士子的话,自然对于书院不会有什么怨言,但对国子监怨念就不少了。

    现在的话自然是推上了一把火,谁让国子监之前的惹得货。

    不过有一说一,若是没有书院的话,那么就没有那么多的事情了。

    可惜的是现在书院不是孔颖达说能够取消就取消的。

    “不然就仿照书院那般,稍微修改一下规则。”

    孔颖达眼眸不由闪过了一丝决定出声说道,既然无法拿出策略话,那么就仿照书院。

    反正是圣贤开创,那么自然是没有错了,否则的话难以交代了。

    一时间在场的人都不由安静了下来,面对这提示没有支持但也没有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