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好岳父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七章 不相信,一场闹剧
0     “让孔颖达拿出一个方案来!”

    李世民的确实是想不到能有什么手段,毕竟对于教学方面他并没有研究。

    不过术业有专攻,这件事情还是要交给那一些大儒研究了。

    书院真正出名的就是亚父一人了,总不能那么多人抵不过一个人吧。

    尽管李世民内心想说一句似乎还真的有可能。

    但借此机会让国子监改变改变似乎同样不错。

    不管书院还是国子监,若是出现人才的话,那么最后还不是落入他手中。

    帝王一声命令,哪怕是孔颖达有再多怨言自然不敢抱怨。

    “真没有人为的痕迹。”

    孔府之中,孔颖达有一些不太相信询问了管家。

    孔家不管怎么说也是千年世家,很多世家的话同样十分愿意给孔家一个面子。

    毕竟孔家不管在哪一个时代,注定都不会没落。

    但是自身世家就不一定了,所以有时候孔家若是抬上一手话,那么就更好了。

    “老爷,一切都是自发的,完全没有人干涉其中。”

    管家面色之上带着苦笑出声说道,这一切的话还真的没有任何虚假。

    和宫廷给出的信息是一样的,陛下并没有包庇什么人。

    听到这一个答案之后,孔颖达面色之上就是更为复杂了,还有一丝丝无力。

    很早的时候,孔颖达就已经暗中和安玄公开始交锋了起来。

    不过还是以孔府惨败为结果,直到孔颖达想要了一招,将安玄公拉入儒门才好上不少。

    然而孔颖达没有想到这么快又和安玄公对上。

    现在的孔颖达都有了不少的阴影,因为每一次都是自己吃亏。

    安玄公可是多智如妖,加上预测天机的本事,孔颖达不觉得针对书院能够成功。

    但若是针对不了书院的话,那么只能从国子监本身开始改变了。

    陛下可是要他拿出改变的方案出来,然而孔颖达哪里有什么方案。

    毕竟国子监的话不一直都和样子,什么时候国子监需要改变了,自然没有准备什么方案了。

    或者说,孔颖达就根本没有想过这一个问题。

    若是在十几年之前的话,孔颖达甚至没有将书院放在眼中。

    哪怕是安玄公所创建的,但是书院并没有和国子监相比的可能。

    然而随着最近几年,书院出名的次数可是越来越多了,渐渐在风头之上将国子监压下去。

    要知晓之前书院招收的都是一些次子,而且不少人还是看在安玄公面子之上。

    结果现在的话,不少人已经将嫡子送入书院培养了。

    特别是一些世家,他们不入仕途,国子监对于他们来说无所谓。

    相反书院的话,能够学到不少东西,交流到的人脉同样不能小看。

    世家的话反倒是更加喜欢书院多一些,因为送入国子监倒是有一点像是对于这一位帝王妥协。

    诸多世家的话,还是有着自己的傲气,至少面子上要过得去。

    所以书院的话就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孔颖达同样不想多耽搁,马上就将负责国子监的这一些人都找来。

    既然自己想不出来的话,那么就一起想,否则话都别好过。

    ......

    而在国子监和书院纷扰的时候,齐州的叛乱仿佛是一场闹剧一般。

    “怎么可能?”

    李佑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不敢相信的神色,自己的士卒就这样被击败了。

    这才多少天的时间,只不过李佑不知晓的是。

    可不是所有人都如此不智,竟然想要参与谋逆,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所以很多士卒都开始不配合,而且平叛大军还没有到来。

    齐州之中已经乱起来了,齐州兵曹杜行敏已经召集人手,准备抓捕李佑了。

    所以在外面纷乱之后,李佑已经从自己帝王梦之中开始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李佑更多一股凉气直接从脚底冒上了大脑,全身开始冰凉了起来。

    “不行,若是被抓住,那么肯定就遭了。”

    李佑同样开始慌乱了起来,可惜是现在已经晚了。

    要知晓李佑又不是什么明主,平时对待士卒不见得有多好。

    自然卖命的人,那么自然是没有几位了,基本上齐州兵曹杜行敏所到之处话,那么士卒就停手了。

    最终的李佑等人的话,那么就成为了瓮中之鳖了。

    从叛乱开始到现在结束,可以说不过是仅仅几天的时间。

    甚至李世民的大军都才筹备到了一半,还在出发的路上。

    当消息传到长安之后,瞬间所有人面色之上都是一愣,这叛乱的话简直是闹剧。

    比起闹剧的话,那么甚至还要好笑!

    不知晓这一位五皇子哪里的勇气叛乱。

    尽管已经肯定了这一次叛乱的话肯定不会长久,单单是地理位置就注定了不少东西。

    齐州的话则是在河南道,可以说正处于大唐的腹地之中。

    四面八方的话,那么都是大唐的土地,如何发展都是问题。

    不管是谁的话,面对这一种情况话,那么都是没有机会发展起来。

    更不用说是面对大唐的压力,如何扩张等等,只要有一点见识的人,都不认为能够成功。

    但没有想到这结束得比想象之中还要快,而且还是内部的问题。

    至于李世民收到消息之后,更多就是眼眸复杂了。

    愤怒话,倒是已经没有消除了,开心的话自然是不可能了。

    悲哀的话倒是有一些!

    为自己生出如此蠢的儿子而悲哀,一方面是对于叛乱的复杂。

    “陛下,臣妾请您息怒,网开一面!”

    正当李世民思绪纷飞的时候,御书房门外又传来了不少的纷扰声音。

    来者的话正是李佑的生母阴妃了,想要请求陛下绕过自己儿子一命。

    这已经不是第一天了,或者说从知晓消息那一天,这一位阴妃就如此了。

    但可惜的是李世民拒而不见,或者说李世民正在气头上。

    至于现在的话结果出来了,李世民倒是觉得不是一般的心累。

    内心情绪的话更多还是复杂,一方面希望儿子不那么平庸,但一方面又不希望叛乱扩大。

    结果的话还是这一位儿子不是一般的蠢,如同之前他所想那般。

    “唉!”

    最后李世民默默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