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邀请,影响力
0     长安宫殿

    “娘娘,安玄公已经回来了。”

    一道恭敬的声音在长孙皇后耳边响起,让长孙皇后面色之上带着一丝欣喜。

    “命人去请安玄公来皇宫一趟。”

    “还有命令厨房多做几样菜式。”

    “另外让高明青雀三人来这里就餐。”

    ....

    长孙皇后缓缓吩咐道,要知晓自己亚父已经离开长安十年的时间,哪怕是自己儿子高明也才仅仅八岁而已,至于青雀的话也才仅仅六岁。

    至于自己的女儿长乐仅仅才五岁,和自己的亚父都没有见过,这一次她不由向着趁着这一次介绍认识。

    一处宫殿中

    “陛下,关中大旱,导致饥民无数。”

    “民间斗米直接快追上了一匹布的价格。”

    “若是长此以往,民不聊生,怕是天下再乱。”

    ......

    一道稳重的声音响起,此人正是中书令房玄龄了。

    房玄龄侃侃而谈,将整个关中饥荒呈现给了这一位帝王面前。

    不过李世民面色虽然在听,但实际之上则是有一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哪怕是一旁的几位大臣都能感受得到。

    “就按照房相的方法去办吧。”

    李世民有一些敷衍说道,露出了一副思绪纷飞的模样。

    周围几位大臣不由把目光落在站在首位的青衫文士身上,仿佛是在说你去问一问。

    因为此人正是长孙无忌,作为长孙皇后的哥哥,也就是李世民的大舅哥,有什么问题众人第一个想到便是长孙无忌。

    “不知晓陛下是否有什么重要事情?”

    长孙无忌眼眸闪过了一丝精光缓缓说道,当然他内心并没有像表面之上那般平静。

    “一群老狐狸!”

    长孙无忌内心不由暗暗骂道,要知晓皇家无小事,哪怕是他有着外戚的身份。

    但是有一些事情不是他能够可以知晓的,内心当然不如愿了,不过哪怕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由自己来问最合适。

    “安玄公今日回长安了。”

    李世民目光扫过在场众臣一眼随后轻声道,话语之中似乎带着一丝情绪。

    话音落下之后在场大臣不由愣住了,安玄公这可是一个传奇的名字。

    要知晓这一位不是什么国公,也不是什么勋贵,但能够被以公相称就是全天下认可的名号。

    “老师返回长安了么?”

    长孙无忌率先出声道,话语之中则是带着一丝欣喜,安玄公正是他的第一位老师,同样是自己父亲的好友。

    更是自己妹妹的亚父,可以说安玄公和他长孙无忌有着密切不可分割的关系。

    “学生同样想要拜访一下安玄公。”

    一位蓝衫文士不由出声道,话语之中似乎带着一丝崇拜的神色。

    若是唐朝有明星的话,那么舒安就是真正的天王巨星,上至士林大儒,下至百姓走卒,都知晓安玄公之名。

    此人正是杜如晦了,李世民的左膀右臂,从天策府到现在的尚书仆射,实际便是唐朝的宰相。

    “克明,没有想到你对安玄公这么推崇。”

    李世民不由幽幽说道,话语仿佛有一些吃醋的味道,若非安玄公是自己岳父,而且也没有什么家族以及权利可言。

    他说不定连自己岳父都要怀疑了,毕竟安玄公之名影响力可是极大。

    “学生曾经听过安玄公讲学。”

    杜如晦面色之上有一些不好意思说道,要知晓听过安玄公讲学的人可是无数,学生何其多,他仅仅只是其中一员。

    至于一旁的房玄龄面色则是带着一丝好奇,事实之上他对于这一位安玄公是闻名已久。

    甚至经常拜读他的文章,从中获益匪浅,若是能够见一面的话自然是最好了。

    李世民与大臣的纷纷扰扰并没有影响到舒安,因为宫里来的马车已经到了舒府的门口。

    “来福,你跟我走一趟吧。”

    舒安缓缓说道,他自然有着自己的计较,要知晓来福的年龄也就比自己小一些而已,而且和那一位也算是熟悉。

    可以说算是熟人了,自然薛仁贵这一位弟子倒是无所谓,毕竟还年轻,也不急于这一时。

    “是,老爷!”

    来福面色之上带着一丝激动说道,要知晓这可是进入皇宫之中,哪怕是他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够进入。

    相比来福这一位跟随舒安几十年的存在,薛仁贵明显就不如了。

    此时薛仁贵面色之上则是带着一丝疑惑,不知晓自己老师去见谁了,不过这不是他该问的事情。

    “踏,踏!”

    随着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缓缓向着皇宫而去,舒安目光则是落在了窗外,享受这一份闹市之中的宁静。

    .......

    “怎么还没来?”

    长孙皇后不住向着宫殿之外观望嘴里还不断轻声呢喃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期待。

    “母后,安爷爷还没有来么?”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发出这一道声音便是一位小胖子,正是长孙皇后的第二字李泰。

    此时这一位小胖子看着桌上的食物不由咽了咽口水,要知晓现在唐朝初立,百废俱兴。

    更别说是恰逢关中大旱,哪怕是皇宫之中都是节衣缩食,更不用说了这么大的后宫。

    其中妃子可不在少数,又要花费不少,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之贵,总而言之哪怕长孙皇后平时也仅仅是简单几样菜。

    而为了这一次为了迎接自己亚父的到来,长孙皇后可是一改往日的节俭,甚至还有一些牛肉还有不少的糕点等等。

    “青雀,再等等,应该快了。”

    长孙皇后看向三位孩子不由出声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心疼,要知晓因为自己是皇后的缘故。

    自然要以身作则,否则的话后宫肯定有不平之声,所以对于几位孩子同样一视同仁了。

    “好吧!”

    小胖子有气无力说道,不过同时也好奇这一位从未谋面的安爷爷。

    这是母后的亚父,就和父皇的父亲,也就是皇爷爷相当,虽然母后交代了很多,但是萧胖子也就记住没几句。

    倒是作为已经八岁的李承乾则是一副端正的样子,显然已经有了自我思考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