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薛仁贵,安玄公!
0     通往长安的道路之上,两辆马车在不断行驶,驾驶头辆马车则是一位少年。

    “仁贵,不用着急,行驶慢一点。”

    舒安眼眸闪过了一丝后悔的神色缓缓说道,早知晓就不让少年驾驶马车了。

    没有错,这一位驾驶马车正是日后的名将薛仁贵了,只不过此时这一位少年还没有日后的风采。

    “是,老师!”

    薛仁贵恭敬应了一声道,在这一位少年的心中,自己的这一位老师如同亲生父亲。

    他仍然记得当初随着自己拜师的时候周围传来的羡慕目光,这可是闻名天下的安玄公。

    “世间大儒或许有数,但安玄公只此一人!”

    这是世间对于自己的老师称呼,甚至不少现在的大儒在遇到老师的时候都是执弟子礼。

    可想而知这是多么大的机遇,从那个时候开始薛仁贵就知晓自己的人生发生的巨大变化。

    舒安看着前方驾驶马车的少年不由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事实之上他并没有刻意遇到薛仁贵。

    只不过在一次游历讲学的时候看到一位少年认真听讲不由多问了一句,后来他知晓他叫做薛仁贵。

    他能有今天的名声除了自己名士之外,还有一点便是自我的宣传,要知晓的三人成虎。

    或许你在一地是名士,但是出了此地之后想必没有多少人认识你,然而舒安可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在大唐初立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已经是一名闻名已久的大儒了,但是这还不够。

    舒安游历各个地方,开始自己的讲学,同时暗中派人宣传自己的名声。

    甚至各个地方客栈不少故事都是讲述和自己有关的故事,从武德元年开始,他的名声开始大幅度增长。

    十年的时间,他走遍了大唐的每一处角落,每到一处地方,必有乡绅官员出来迎接,每一次讲学都聚集了上万人之多。

    要知晓这还是宣传不到位的结果,然而哪怕如此依然有诸多人追捧他。

    现在舒安甚至可以骄傲说一句,天下百姓可能不知晓李世民,但不可能不知晓他的名字。

    当然这一句话他也就心底想一想而已,若是说出来的话自然不可能,哪怕是他德高望重,也经不住有心人利用。

    至于薛仁贵的话,十岁那一年就跟随自己学习,按照他的想法学习一些兵法策略。

    若是换做另外一个人的话,绝对会认为薛仁贵不珍惜机会,有得学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

    不过舒安对此并没有在意,每一个人有着不同缘法,虽然他没有经历过战斗。

    然而作为穿越人士,纸上谈兵的能力还是妥妥的,特别是冷兵器时代,舒安可以说自己是集兵法大成者。

    “天气似乎有一些冷了。”

    舒安目光落在了天外的秋风落叶不由轻声呢喃道,如今他已经年入花甲了。

    也就是六十岁了,但是他的一颗心还是年轻的,或许是因为所见识的不同缘故,和整个时代格格不入的原因。

    但是哪怕如此,身体传来的不适应让他知晓已经老了,身体已经不在当初年少了。

    ............

    长安城

    作为唐朝最为繁荣的地方,哪怕是不久之前的渭水之盟并没有给这一座古城留下太多的硝烟。

    两辆朴素的马车则是缓缓行驶进入长安城之中,在这整个唐朝最为繁荣的地方并不算显眼。

    薛仁贵面色之上则是露出了一丝兴奋,哪怕是他跟随着自己老师走遍了南北也没有遇到如此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不绝的地方。

    此时的薛仁贵的兴奋舒安可不知晓,因为马车之中的舒安则是愣住了。

    当马车行驶进入长安城的时候,他的脑海之中则是响起了一道机械久违的声音。

    “恭喜宿主完成新手任务,成为整个时代的主角。”

    舒安在成为大儒之后早已经对这样一个任务失去了信心,或许选择遗忘自己带着系统穿越的事情。

    没有想到在自己重新返回长安城的时候,竟然是响起了系统完成新手任务的声音。

    “系统,为何判定我完成了新手任务。”

    舒安内心默默念道,要知晓为何早不完成晚不完成,当他踏足长安之后就完成了。

    还有这么多年来任务也没有一点提示,偏偏现在就完成了,可以说这一件事情让舒安充满着怨念。

    “宿主成为了李世民岳父,加上之前积攒的名声,哪怕再作死,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机械的声音在舒安响起,不由让他有一些无语,虽然在古代渡过了几十年时间。

    有过和平,也有过乱世,但是说起来自己的生命还真不一定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至于现在的话,舒安不由感叹,哪怕自己做死造反的话,李世民也不敢将自己处死。

    算起来的话,他现在的生命才算是属于自己的,可以利用自己穿越者的身份做一些事情。

    哪怕是在此之前,每一步舒安都是小心翼翼,要知晓哪怕他是一位文科生,但是随便拿出一些知识也足以让士林震动。

    不过舒安并没有,要知晓领先一步是先烈,而领先半步才是先驱,这其中可是有着很大的差别。

    刚穿越过来他确实有想过一夜成名的想法,但最后还是艰难打消了自己这个念头。

    而是选择蛰伏待发,哪怕所读之数也是四书五经,仿若是这个时代的学子一般。

    自己出名的时间同样十分讲究,最开始他仅仅是成为了一地的名士,还远远算不上大儒。

    循序渐进之后,一步步成为举世闻名的大儒,在武德元年,舒安终于拿出了属于自己穿越者的知识点。

    提出了简单的标点符号,以孔子之言因为标点符号不同意义不同为例,震动了整个士林。

    这才开始和其他大儒拉开了距离,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一辈的大儒基本上老得老,剩下基本不能动了。

    无论是资历,还是成就,随手拿出手舒安都高其他大儒一等,否则世人为何喊他一句安玄公。